您的位置:不凡阅读网>全章节小说--因果之路--全文在线阅读

全章节小说--因果之路--全文在线阅读

来源:zzy 发布时间:2022-01-20 10:43:02 作者:兰生子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因果之路》是兰生子所创作的都市情感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古松树白玉龙,情节引人入胜,极佳好文,值得非常推荐。唵嘛呢叭咪吽(OMMANIPADMEHUM)六字大明咒是大慈悲观世音菩萨咒。大明咒书名寓意:种什么因,得什么果。古家因古仁失而复返深陷江湖恩怨之中。白家因白霑渝东窗事发导致家庭破碎。古松树和白玉龙两个纯真烂漫的少年,从学校毕业到社会工作,真假、善恶,面对一个接一个突如其来的变故,才明白梦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和残酷,从幼稚到成熟,千锤百炼,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!
全章节小说--因果之路--全文在线阅读

 

第13章 灵魂出窍游地府(上)

​​​次日清晨,古松树收拾好简单的行李悄悄地离开了酒店,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,拿出红毛给的纸条要司机载到所写的搬运公司地址去,这司机一看他是外地人肯定不熟悉路况,自然是左兜一圈,右兜一圈,转了一个多钟头才找到地址,古松树付完钱下了车,眼前一幢三层楼的平房外墙壁上写着“大力神搬运服务公司”几个大字,门卫室内有一胖一瘦两个大伯在吹着风扇下棋,一大早看到有人站在外面,瘦大伯站起身探出个头,问道:“小伙子,你找谁?”古松树本想说找父亲古仁,一眼瞥见门卫室窗户玻璃上贴了张招聘告示,灵机一动道:“大伯,请问你们这还要招人吗?我想找工作。”胖大伯也跟着站起身探出个头,笑道:“小伙子,你还小,这是力气活,吃不消的。”古松树放下行李包,脱了衣服露出黝黑的结实的胸脯,道:“大伯,你们看,我有的是力气。”瘦大伯“唷”地一声,道:“看不出啊。”胖大伯用手招呼古松树进来门卫室,道:“外面热,你先进来说。”古松树进了门卫室,胖大伯用手一指墙角落里一袋东西,道:“小伙子,你提提看。”古松树走过去单手一运气竟真提了起来,在室内来回走了两遍,脸不红,气不喘,胖、瘦大伯相视一笑,点了点头,表示赞赏,胖大伯笑道:“小伙子,你先在这等一下,管事的人还没来,人到了我会带你去面试。”古松树道了谢,坐下跟他们一会拉拉家常,一会在棋盘上对弈几局。

等了近两个时辰,外面徐徐驶来一辆轿车,瘦大伯道了声“来了”出去开门,胖大伯示意古松树跟他去见车里的人,轿车停稳,走下一个脑肥脖子粗的中年汉子,胖大伯迎上去笑道:“老板,这个小伙子一大早就在这等您过来面试呢。”老板睁开被眼袋包围的鱼眼上下打量了一下古松树,直摇头道:“不行,这活你干不了。”胖大伯笑道:“老板,我们已经测试过了,别看他人小,那百来斤的东西单手能提。”老板“哦?”地一声表示怀疑,要求古松树重提一遍,见结果如胖大伯所言不假,便吩咐道:“胖伯,明天让他跟铁饼出工,现在你安排好这事。”胖伯应好,边带古松树往内走,边道:“小古,以后你要机灵点,多吃苦,先把工作要领掌握好,另外不要跟里边的年轻人较劲,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,明天财务会跟你讲工资多少。”古松树听在耳里,记在心里,只要找到父亲,什么都可以忍,胖伯给他安排了一个比较安静靠窗的床位,又再叮咛了一番工作上的细节方下楼去,古松树一番感激,铺好床,打量了一下房间,里面左右依次摆放着一排上下铺的铁床,住有十几个人,倒像是回到了学校的宿舍里般情景,室内的人可能都外出做事了,闲来无事,买了些日用品回来躺床上,只等别人下班再看看情况。

下午五六点钟,宿舍外面楼道上有人又是叫又是笑,闹哄哄地走进一伙人,古松树坐起一看,全是清一色的赤膊肌肉猛男,他们也发现了他,其中一个虎头虎脑的高大青年人走到他近前,满脸红光,喷着酒气道:“你是小古吧?俺就是铁饼,听胖伯说你力气不小,来,咱俩比试比试。”“铁饼”不等古松树回话,拉了张桌子在房中间摆开了架势挑衅地看着他,一旁众人登时起了疯哄笑着要互相押注赌个输赢,古松树无奈只得下了床,小声地道:“铁饼哥,我哪是你对手啊。”“铁饼”用手一指桌对面,喝道:“你少废话,要是个男人就站这。”古松树只好站了过去,暗忖:待会输给他就是。“铁饼”迫不及待地亮出了肘子,叫道:“你们这帮鸟人快给爷押注,俺赢了再给你们买桶酒来。”古松树见他们真个赌钱,生怕自己输了赔不起,小声道:“铁饼哥,我不够钱。”“铁饼”掏出一沓钱“啪”地一下押在他这边,道:“输了不用你赔。”其他人开始是装模作样,现在一看有戏,立马将各自赌注全押在“铁饼”这边,所有人都认定“铁饼”必赢,包括“铁饼”自己,古松树没法只得伸出胳膊,当两只手绞在一起时,两边“加油”声直喊得震耳欲聋,古松树不觉雄性勃发,顾虑全抛脑后,卯足了劲定要争个胜负,只见这二人青筋暴突,牙关紧咬,两眼充血,形同斗牛,谁也不让谁,真个是雄狮遇猛虎,棋逢对手,一时谁也制服不了谁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还是僵持不下全凭意志支撑,俩人的身子开始抖动,连桌子里的一个瓷杯也被抖得“咚咚”作响,就好比武侠世界里在比拼内力的高手,众人几时见过如此恶斗,还没有人能赢得过“铁饼”的事,到了最后全都不出声了,两眼均盯着绞在一起的两只胳膊上。

“住手!”突然一声大喝,胖伯拨开众人冲了过来,将桌子往后一抽,“铁饼”和古松树俩人失去平衡倒在地上,各自的右手兀自弯曲着,脸色铁青、有气无力动弹不得,刚才身子抖动时已是气竭的征兆,要不是胖伯及时发现,只怕这二人要吐血了,躺在地上好大一阵功夫方才缓过劲来,经过此次交手,古松树和“铁饼”不打不相识,“铁饼”也是心服口服,俩人在休养期间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,只是关于父亲古仁的事只字不提,古松树多了一个心眼,得先摸清这个搬运公司的底细。

闲逛了两日,吃过午饭,“铁饼”塞给古松树一条毛巾和一个水壶,决定带他正式出工,来到货主预定的地点路段,“铁饼”道:“兄弟,待会车一停,你就跟着我往上冲,要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去,知道吗?”古松树不解地道:“铁饼哥,为什么要急着冲上去啊?”“铁饼”笑道:“你有所不知,要是慢了一步或者没爬上去,就等于你没机会了,因为别人已经抢占了这笔买卖,”顿了一下,又道:“不过今天没关系,这里是我们的地盘,没人敢抢。”古松树轻声道:“做这个还要划地盘啊?那会不会打架?”铁饼咧嘴一笑,道:“有我罩着你,谁敢动?”顿了一下,又道:“兄弟你抓紧时间跟着我学,以后恐怕机会不多了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呢,要去一个好地方,大碗喝酒、大块吃肉。”

“那干脆也带上我吧?”

“行,等我今天做完这笔买卖,替你问问看能不能求得一个机会。”

等了一阵,天气炎热,时间尚早,“铁饼”对古松树道:“兄弟,前面有座桥,边上有个小公园,你过去那先休息一会,俺去玩两把牌九,一个时辰后来找你,在桥上等我。”古松树应好,独自走向小公园,这里的树林成荫是个绝好的乘凉处,早已有许多人聚集在此,古松树缓缓而行,不经意间发现对面亭子里坐着一位乌发齐腰、全身素白的妙龄女子正在为人素描,情景如画,格外引人注目,古松树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,站在女子身后默默地欣赏着她的丹青技艺,只见一只纤巧如玉的小手娴熟而又节奏性地迅速素描着一个头像,只隔一支烟的工夫,画上小男孩已经跃然纸上,神情竟是九分相似了,只把他看得心里“啧啧”称赞不已,女子裱好画交给小男孩父母,在一片赞叹声中边收好钱边道谢,在她的画架边还有几幅山水画一字排开,其中有一幅画的是万绿丛中一朵洁白的水芙蓉,亭亭玉立,宛若美人照镜,古松树呆了呆,心想:这花不就是她么?在署名处盖着一个红色印章,认得上面的篆文是古清清三个字,古松树“咦”地一声,直感凑巧,女子听到背后声音,站起身转向他莞尔一笑,道:“你好,要画像吗?”这是一张精致的脸庞还残留着些许稚气,齐眉的刘海下面眸如水,那是一湾溪水在流淌,浑身散发着典雅的韵味,看年纪和古松树相仿。

“我不画,你姓古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是吗?真巧啊,很少在外遇到同姓的人。”

“是呀,在村里就只有我家姓古。”

“你家在哪?该不是从外地迁过去的吧?”

“没错,我爷爷说以前老家在沈城,后来战乱的时候留在了萍城。”

“我老家也在沈城啊,说不定咱俩都是古家村里的人呢。”

经她一说,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儿,古松树笑道:“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。”俩人开心地互报了名姓,古松树打趣地道:“有一门特长的人就是好,随时随地都可以赚到零钱花。”古清清笑道:“我不需要赚零花钱的,过些日子要出国了,心里烦闷,所以出来透透气。”

“真羡慕你。”

“我不想出去,可我爸偏要这样安排。”

“为什么呢?这么好的机会我一辈子都不会有。”

“国外有啥好,人生地不熟,一个人孤零零的,多难受,再说,我是学国文的,舍不得放弃这样的环境。”

“我想,你爸肯定早就将一切都安排好了,不然他不会放心让你去。”

“但愿如此吧,只怕是佳人锁深闺,寂寞叩心扉,满眼凄凉夜,花容泪作陪。唉、唉、唉。”

古松树想到了一个词:出口成章。笑道:“听你满嘴凄惨,把国外整成个人间地狱似的,有这么恐怖吗?”古清清笑道:“八九不离十吧,那可是相当的闹心啊,我真恨自己不是个男人。”古松树奇道:“这跟男女有什么关系?”古清清道:“你当然不明白了,我爸是做大事业的,因为我是女儿身就不能继承他的职位。”古松树更奇道:“你爸是做什么大事业啊?这么神秘。”古清清笑道:“不知道,他不让我接触,我也懒得去了解,反正,老爸一切都是为我好,我只要做个乖女儿就行啦。”古松树道:“你真幸福。”心想:我有个这么强势的父亲就好。

上一本:书荒求小说沈总娶了个小娇娇今日更新-沈总娶了个小娇娇免费阅读 下一本:好书推荐《重生后,病娇大佬撒娇要亲亲》温衡陆沉骁全文免费试读